足球之夜小罗:洪泽湖水位持续走低

文章来源:盘找找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0年02月25日 23:11  阅读:8492  【字号:  】

再见了,曾经那个爱哭的我,再见了,曾经那个懦弱的我,我从此以后,将不在哭泣,只会坚强,你们看到的,正是我坚强的一面!

足球之夜小罗

我醒来后 先把妈妈叫醒,再自已穿上衣服,洗漱完毕后,就往厨房里跑,因为自已还要做早饭。之所以这么着急。我走进厨房,拿出了四个鸡蛋在桌子上使劲一磕,依次放入盆里,搅拌若干次,然后从面袋里取了一大盒面,和鸡蛋搅拌在一起,然后放点葱,面糊就做好了。然后打开电饼铛的开关,锅热后放入一些油,油热后把面糊倒入,就这样,一会儿两个鸡蛋饼就做好了。早饭做好了,喊爸爸起床。吃早饭了,妈妈尝了一口我的饼,说:你放盐了吗?。我拍拍脑袋说:啊,忘了!但是爸爸妈妈竟然夸我饼做的好吃。吃完早饭,我进入厨房,厨房被我做早餐时弄得不像样,我便收拾了一番。刚忙完厨房,又该扫地拖地了。拖了一会地,我就累得趴在床上不想起来了。可是还得干呀!休息了一会儿,我又踏上了艰苦的拖地工作。终于拖完地了,一看表已经上午十一点了。终于可以写一会儿自己的作业了。可是我还没有写半个小时的作业,又要考虑中午的饭了。中午妈妈教我炒圆白菜。我切好菜,又切了一点葱花和蒜。妈妈帮我打开火,锅热后,放上油,等油热后,又放上葱花和蒜,然后把菜倒入锅中,因为站在地上翻炒,觉得有点不够高,我搬来一个凳子,跪在凳子上炒菜。我放了盐,又放了酱油,这时我觉得放点香油在菜里很可能会好吃一点,于是我倒了一些香油在菜里。菜上桌了,我尝了尝,满口的香油味,没有妈妈平时炒的好吃。吃完午饭后,就是艰苦的工作——洗碗。我洗碗的时候,忘记了还有锅。当洗完碗,妈妈告诉我还有个锅没有洗,但是当时我累得一点也不想动了。最后还是妈妈帮我干的。

还记得,几乎每次、几乎每天,在我们放学后,你都会留在教室里,静静的、悄悄的,批改一本、学练优之类的练习册——然而你却只是生物老师;几乎每次、几乎每天,你都会在连值日生都回家的时候,拿起扫帚,细心的、认真的把教室重新打扫一遍——你担心我们因为学习了一天而疲乏,没有足够的精力去打扫,使班级的评分下降;几乎每次、几乎每天,你都会比我们早些到达学校——因为你有时只睡四五个小时。甚至我早上六点钟就赶往学校,还是看见你在教室中整理图书角中书籍时疲乏的身影——即使你的家在南三环那么遥远的地方;几乎每次、几乎每天,你都会放弃午休,在休息室里查看我们的作业情况,之后再让课代表交给各科老师——每当我在食堂吃完饭、准备离去时,总能看见你匆忙赶到的身影。

以前,男人们大都喜欢吸烟,现在的登封在也找不到买烟的地方,这样,就不会再有人因吸烟过多而死亡。以前,有些同学因觉得作业书面不干净而用魔笔---涂改液。现在,有了一个新工具----消失水。如果写错字了,只要用手指沾一下消失水,放在错字上,数3个数一起,那个错字就会消失。这个消失水可是既安全又方便的。




(责任编辑:信笑容)

相关专题